菲常惹火 第56章 大结局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韩文”婚礼终于要在绿意盎然的春天举行了。

    文蕾在婚礼的前一晚入住了酒店,而文若菲早就包下了酒店的会议厅,在里面和文蕾的姐妹团布置好闹新郎的游戏。文蕾和韩彬的特殊前缘众所周知,文若菲“精心”安排了十九道特别的关卡给韩彬一次190分钟,印象深刻的“奇妙”经历。

    婚礼的当天早上,韩彬,谢辰宇和兄弟们从家里盛装出发时,谢辰宇问:“老板,你猜菲菲会不会对你下重手?”

    韩彬点头:“我猜会的。这几天她一直在酒店准备,而且她看我的眼神里有……”

    “有什么?”

    “有杀气!”

    “……”谢辰宇感觉有点牙疼。

    酒店的会议厅门打开了,见面礼是每位兄弟喝下一杯蜜糖水,甜甜蜜蜜。谢辰宇有点小意外,凑在文若菲耳边:“怎么对我们这么好?”

    文若菲摸摸他的脸,眨眼:“我的‘好’,你很快就知道了。”

    第二关,每人十九个俯卧撑。谢辰宇挑眉,这还不是小意思,唰唰几下子就完事了。

    第三关,姐妹团送上十九块寿司,外表看起来没什么特别,一咬下去原来是朝天椒加芥末做馅。不擅吃辣的韩彬被辣得呛得眼泪直流,就算是谢辰宇这种喜欢吃辣的也被辣得跳脚。

    文若菲挑眉:“这就是短暂甜蜜过后的火辣闹心,懂吗?”

    韩彬明白文若菲的意思,她这是在重演他和文蕾的故事。谢辰宇禁不住心头发毛,看来这只是前奏,好戏还在后头。

    果然第四关来了,文若菲要韩彬和兄弟团光脚单脚跳过用指压板做成的大心形,要一气呵成,如果倒下或双脚着地就要重来。韩彬,谢辰宇和兄弟们都痛得面容扭曲,惨叫连连。

    “兄弟们,你们跳辣么慢,叫辣么大声,是不是身体不太好啊!身体不好老婆哪来的‘幸福’啊!”姐妹们边笑边叫。

    兄弟们的痛叫声和姐妹们的叫嚣声在会议厅里回荡,堪称鬼哭神嚎,果然几名身体稍胖的兄弟跳完后,就倒地抱脚,哎呦呦。

    文若菲微笑地解释:“这游戏呢是让你们体会什么叫分手时的锥心之痛,看身体好不好呢是意外收获。”

    第五关,就在他们的脚底还火辣辣地痛时,姐妹们送上装满冰块的冰桶,要韩彬在冰桶里用脚趾夹出19小颗装着红心的玻璃球。这玻璃球滑不溜脚,冰块又冻得脚趾不听使唤,要夹起来很不容易。

    文若菲说:“心碎了要捡起来应该就是这滋味吧。”

    兄弟们要来帮忙,韩彬拒绝了。他弄碎了心他要亲手,不对,亲脚捡起来。

    好不容易把玻璃球夹了出来,韩彬和谢辰宇就看到姐妹们推出一车子的大西瓜。

    文若菲抱起一个西瓜,拍了拍:“你们想知道怀孕时候挺着肚子是怎么走路的吗?第六关,怀孕之苦。”

    韩彬和谢辰宇对视一眼,这次文若菲玩得很认真,非常认真。

    文若菲要韩彬和兄弟们每人胸前挂着一个大西瓜,要从酒店的一楼走到十一楼,限时190秒,不能在限时完成,从头再来。

    “为什么要到11楼?”谢辰宇顶着大西瓜质疑。

    文若菲俏皮地挑眉:“不然到19楼也可以。”

    “宝贝,你这次真的要把我们弄得垮?”谢辰宇嘟嘴。

    文若菲瞟了在谢辰宇身旁的韩彬一眼:“我辣妈熬了19年也没垮,现在你们玩几个游戏就垮了?”

    韩彬拍拍谢辰宇的肩膀:“来吧,欠了19年的债能有机会还,不论做什么都行。”

    文若菲满意地点头:“这才是正确的态度。看在你态度良好的份上,我有的小提示。爬楼梯,要数数。”

    “数什么?”谢辰宇急问。

    文若菲没回答,指着手上的表,娇媚地抛了个眼色:“要开始了,任务失败从头再来哟!”

    谢辰宇知道文若菲是认真的,急忙和韩彬,兄弟们快步跑上楼梯,然后看到有些阶梯上画着星星,月亮,太阳。兄弟们分头合作数数,又要顶着大西瓜赶在190秒内跑上11楼,当真的跑到目的地时,韩彬和所有兄弟都累得直喘大气。

    文若菲清了清喉咙,提问:“请问,楼梯上有多少颗星星?”

    “55颗。”一名兄弟回答。

    “正确。再请问,你们爬了多少层楼梯?”

    “……”众人哑了。

    谢辰宇向她眨着小狗般可爱的眼神:“宝贝,我们数了星星,月亮,太阳的数目,你不如就问这个吧。”

    文若菲铁面无私:“答不出来就是任务失败,从头再来!”

    “……宝贝,你就给点面子吧!”谢辰宇嘟嘴。

    “我已经很给面子了,不然你们怎么会有第二次机会?”文若菲说完,得意地向韩彬挑了一眼。

    韩彬走到文若菲面前,会意地摸摸她的头,郑重地说:“幸好有你,我才有第二次机会,我会好好把握,决不再错过。”

    韩彬说得那么认真,文若菲反倒不好意思了。她腼腆地笑了笑:“其实吧,也不用太赶……时间是我在算。”

    这次韩彬认真了:“190秒内一定到。”

    再跑一次找到了答案,191层。跑完后,韩彬和兄弟都累瘫了。兄弟们感叹:娶个老婆真不容易啊!

    韩彬却喘着气,看着胸前的大西瓜,喃喃:“我老婆,太不容易了!!”

    这西瓜她一个人扛了19年。

    ――

    第十九关,文若菲把精疲力竭的韩彬和兄弟们带到19楼:“妈妈就在1901-1919这19个房间的其中一间,你找出来,妈妈就嫁给你。选不中,呵呵,所有游戏重、头、再、来。”

    兄弟们哀嚎!“彬哥,别选错啊!”

    谢辰宇傻眼:“这太难了吧?有没有提示?”

    文若菲微笑:“提示在之前的18关里已经给了。当然,不能蒙,选出的房间要给出原因。”然后她站在一旁,优哉游哉地看着一众兄弟面面相觑,脸色泛白,而韩彬就眉头深锁地凝神思考。

    之前十八个游戏里出现过不少数字,除了19这个必然的数字外,还有11层楼梯,55颗星星,33个月亮,11个太阳,191层阶梯。

    11似乎是个特别的数字。11层楼梯,11个太阳,191层阶梯191=11。突然韩彬的双眼亮起,文若菲的生日是6月1日,琳琳的生日是8月10日。110=11。

    11,一心一意,一生一世。

    韩彬确定地牵起嘴角:“我老婆在1911号房!”

    “为什么?”文若菲追问,嘴角不由自主地扬起,果然是她的男神爸爸,没让她失望。

    看见女儿有点小兴奋的表情,韩彬知道自己猜对了:“我和你妈妈分开了19年之后重逢,得到了一个大女儿和一个小女儿,你们俩都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至宝,你们俩分开是‘1’‘1’,加起来也是‘11’。而我亏欠她的19年只能在以后的日子用一心一意的爱来偿还,我唯一能给她的补偿就是一生一世常伴左右,任她使唤。”

    文若菲拍着手,笑靥如花:“辣妈,你听到了吗?一生一世,任你使唤,你满不满意?满意就开门喇喂!”

    文蕾在房中可以看到,听到所有游戏的实况直播。

    在婚礼之前,文若菲只是告诉她,韩彬将会有一次非常难忘的经历,没想到竟然是让他在190分钟里体验一次她19年来的生活。酸甜苦辣,应有尽有!

    女儿的安排,费煞心思。而她所在的房间也是精心挑选。

    文若菲说:“11代表,一心一意,一生一世,也代表一大女儿,一小女儿,也代表你和他是两个独立的个体相伴一起。但很多人会把11想成是光棍,我就要看看我的男神是不是有我的智商。”

    文蕾笑而不语,女儿好像忘了,她的智商有一半是从他那来的。

    所以,韩彬全说中了。

    1911号房打开,文蕾坐在房间里笑看着韩彬走来,恍惚间,像是相识的第一天,他向她走来,伸出手:“你好,我叫韩彬。”

    一晃眼,竟过了那么多年。却又在多年以后,像是回到了当初,只是这一次他不再离开。

    韩彬拉着她的手,单膝跪下:“文蕾你好,我叫韩彬。你愿意让我在以后的每一天都陪在你身边,任你使唤吗?”

    文蕾笑问:“怎么任我使唤?”

    “你说什么,我做什么。你想什么,我给什么。”

    “如果我要的你做不了,给不起呢?”

    “不可能!”

    “我要月亮。”

    “我就是。”

    “我要太阳。”

    “我就是。”

    文蕾噗嗤地笑了。文若菲忍不住帮腔:“辣妈,你快答应吧,不然老爸就要承包整个太阳系了。”

    谢辰宇也叫道:“老板,留几颗星星给我呗,不然我结婚的时候就没星星可以浪漫啦!”

    在众人哄笑声中,文蕾缓缓地,欣慰地点头:“我愿意!”

    ――

    湖光轻盈,嫩草新绿,微暖的春风拂过,撩起了后花园凉亭的白纱,扬起满园花香。

    韩家别墅的后花园搭起了一个巨大的米白色帐篷,里面就是婚宴的场地。谢辰宇搂着文若菲在场中的舞池中随轻歌曼舞。

    “你今天真的给你爸一个此生难忘的婚礼。”

    “当然,最后还是要为我妈出口气。”

    谢辰宇啄啄她的唇:“幸好我没让你憋着气。”

    文若菲睨他一眼:“怎么没有?你私自去当诱饵把我吓得死去活来,这笔账我还没和你好好算。”

    “……呃,我吓了你三小时,如果19年罚190分钟,那三小时你就罚我三秒。”

    文若菲眯眼瞪他:“你没听过,渡秒如年?”

    “没有,绝对没有。”谢辰宇极力否认“我只知道一眼万年。”

    文若菲眼珠子转了转,摇摇头:“如果我一万年都对着你,应该会腻死,不要!”

    “……”心碎一地。

    谢辰宇看向在身旁相拥起舞的韩彬文蕾,他俩四目相视,眼中只有彼此。“我保证你爸绝对不会腻。”

    “他当然不会。他中间缺席了那么多年,还没补上呢。”

    “那我还是去多练车,让距离在我们之间产生美吧。”

    文若菲搂紧他:“在我还没腻了你之前想跑,没门!”

    ――

    日子悄然无声地流逝,努力拼搏却会在每个人的生命中留下美好的轨迹。

    谢辰宇的f1比赛进展很顺利,因为赢了一次f1分站的冠军,赞助商蜂拥而来。有了更多资金,谢辰宇车队的设备就更完善,不少装备已经可以媲美顶级车队。不久后他又拿一个f1分站的冠军。如今,谢辰宇终于在f1方程式比赛站稳了脚跟。

    谢辰宇去到澳洲悉尼备战,已经三个月没见面,文若菲按捺不住,出其不意地去到他的酒店给他一个惊喜。

    只是,她在酒店的咖啡厅看到谢辰宇紧紧地拥抱着一个女人。

    惊喜变惊吓,这真是可怒也!

    文若菲火冒三丈,暗攥拳头,走到他们身边,咳咳两声。谢辰宇和女人分开,原来是沈舒云。沈舒云双眼红肿,我见犹怜。

    谢辰宇看出文若菲脸上不虞,忙握住她的说:“舒云特意来找我说件事。”

    沈舒云吸了吸鼻子:“宇哥,我希望你能答应。”

    谢辰宇微垂眸:“我会考虑的。”

    “谢谢。”沈舒云向文若菲示意地点点头,转身离开。

    文若菲急问:“怎么了?”

    谢辰宇缓了缓神:“沈明翰患上了末期肝癌,现在在医院,日子不多了。他,想见我。”

    文若菲诧异地张了张嘴,想说“他还有脸见你”,但看见谢辰宇犹豫的眼神中浮起隐隐的痛楚,又立即吞了回去。“你怎么想?”

    “我没想过再见他……”

    文若菲接下他的话:“但是……”

    谢辰宇一阵恍惚:“但是……”

    文若菲探问:“但是,无论如何他还是帮过你,你想见他最后一面?”

    谢辰宇眉心锁着一个结。

    “其实吧,去见他一面,你最多恶心一下。但是,如果不去,你以后会不会后悔?”

    无论沈明翰是真心还是假意,爸爸走后的十几年,沈明翰真的给了他很多帮助。没有沈明翰,他的f1赛车这条路能不能开始还是未知数。妈妈临走时曾经说过,要他把沈明翰当成起亲叔叔一样看待。

    一个人能在十几年中把亲情演绎得滴水不漏,是因为他演技好,还是因为他其中真的有几分真情?

    人心的真真假假,别人看不清,沈明翰自己又分得清吗?

    谢辰宇看着文若菲闪闪的双眼,眉心的结慢慢松开了,对啊,去见一面又不会少了块肉,顶多就是恶心一下,拉她上床爽一爽就没事了。

    他俯身给她一个深吻:“你怎么来了?”

    “想你了!”文若菲吐出一口惊悚之气,“然后看见你和一个女人抱在一起,我差点就要抢了服务员的刀叉来砍人。”

    谢辰宇失笑:“砍哪个?”

    文若菲瞪他:“砍你!男人出轨,第一个要砍的当然是男人!”

    谢辰宇咽了咽口水:“为了我的小命着想,我还是别作怪了。”

    文若菲严肃地瞪他:“你知道就好!”

    “走吧。”

    “去哪?我饿了,先吃饭吧。”

    “我也饿坏了!所以要回房间。”

    “……”自己送上门,还能说什么呢?

    ――

    天气阴晴不定,东边太阳西边雨。

    谢辰宇和文若菲去到了医院,做了一系列的登记和检查,终于走进了守卫森严的病房。

    沈明翰躺在病床上,他足足瘦了两圈,眼窝和脸颊下陷,眼神暗沉无光。看见谢辰宇和文若菲,他晦暗的眼微微地亮了。

    谢辰宇走到他的床边,看着他形容枯槁,面目犁黑,对他的怨恨好像被戳破的气球一样,一点点地漏着气。

    “阿宇!”沈明翰声音颤抖着。

    谢辰宇的喉结抖了抖:“舒云说你想见我。”

    “恭喜你赢了两场f1赛。”

    “嗯。”

    沈明翰感叹:“我相信,你很快就能拿到f1世界总冠军,完成你爸爸的心愿。可惜,我看不到了。”

    谢辰宇冷冷清清:“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沈明翰凝视他:“天佑走后,我以他的名义成立了一个儿童基金。我一直是基金会的主席,现在我想把主席之位交给你。”

    谢辰宇惊讶一会,沉眉拒绝:“不需要。”

    沈明翰没理会他的拒绝:“这个基金会在过去十几年资助了上万名儿童的读书和医疗,我相信你会好好把它运作下去。”

    谢辰宇咬咬牙:“沈明翰,你这么做只是想让你心里好受点。”

    沈明翰没有否认地点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虽然我不是什么善良的人,到了今天我还是要说,天佑的死是我一辈子的痛。”

    谢辰宇怒喝:“你别再胡扯。”文若菲急忙握住他的手,压下他的冲动。

    “如果早知道这样的结果,我绝不会叫人在他车上做手脚的。我……我当时只想他输……”沈明翰的眼里涌动着无望的痛。

    谢辰宇拳头攥起:“你叫人动手就是把他推去鬼门关。早知道有这样的结果,我爸就不会认你这种人做兄弟。”

    沈明翰注视着他的愤怒,缓缓地点头:“你没说错,所以,我会下地狱,他会在天堂高高在上地看着我……”

    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谢辰宇拉着文若菲转身就走。

    “阿宇……”沈明翰颤声叫着。

    谢辰宇的脚步微顿。

    “对不起……”

    谢辰宇回头凝视他一眼,眼里有恨,但更多的是痛和悲。他一个泯灭良心的抉择,害死他爸爸,最终让他踏上穷途末路。

    谢辰宇转身,拉开房门,再不回头,关门声把沈明翰的余音截断了,他的原罪留到地府去忏悔吧。

    ――

    在车上,谢辰宇一直沉默。文若菲不时瞄着他的神情,小心翼翼地说:“我想去xxx雪糕店吃雪糕。”

    谢辰宇没意识地“嗯”了声。

    文若菲重申:“我想去xxx街上的那家xxx雪糕店。”

    “哦。”谢辰宇这才意识过来。

    到了雪糕店门前,两人下了车,文若菲去买了一杯雪糕两人一起吃。文若菲勺了雪糕放他嘴里,谢辰宇吃了一口,冰凉透心。

    “你觉得他说的是真话吗?”谢辰宇喃喃地问。

    文若菲探究地打量他:“你想听真话呢?还是真话呢?”

    谢辰宇凝视她,文若菲收敛了玩味,认真地说:“从我这个第三者的角度看,我感觉他是真心后悔。”

    真心后悔?又能如何?

    “基金会你会接受的,对吗?”文若菲给他递来了一口雪糕,谢辰宇看了一眼,吃下。

    “如果能以爸爸的名义帮助孩子,这基金会我会让它继续运作。”

    “沈明翰虽然罪不可赦,但也算是做了件好事。可能再狠毒的人心里多少会有点善意,就像再善良的人多少会点小阴暗。人心,不是绝对的善与恶。”

    她这话传进耳里,谢辰宇心里的悲凉渐渐和暖了。沈明翰做过的恶他忘不了,但他行过的善,得到过帮助的孩子也会记住。他的恶善不是绝对,最终只能交给上天去评定。

    谢辰宇伸手把她搂进怀里,吻了吻她清凉甜蜜的唇:“你这小妞什么时候成了哲学家?”

    文若菲耸肩:“没法子,腿伤不能动时,爸爸给我拿了些我平时不太会看的书,看着看着,就这样了。”

    谢辰宇摸摸她的头,笑了:“这些书好,多看些以后可以对我们的孩子说大道理。”

    文若菲挑眉:“我对说大道理没兴趣,对玩游戏有。我们去xxx游乐场好不好?听说那有个超大的迷宫,进得来不一定出得去。我们去挑战一下,顺便比一比谁厉害。”

    谢辰宇笑着点头:“你输了怎么办?”

    “别、小、看、我!”

    ――

    游乐场里有一个巨型迷宫,分成了入门级,重量级和变态级三个难度。文若菲当仁不让,选了变态级。工作人员给文若菲和谢辰宇戴上了一个求救按钮,如果三十分钟走不出来,就可以求救。

    两人分左右两边入迷宫,出发前谢辰宇问:“你猜我能不能找到你?”

    文若菲摸摸下巴:“我猜……找不到。”她看了迷宫指示图,这变态级迷宫复杂得就像个蜘蛛网。

    “呵呵……”

    文若菲皱眉,呵呵?他这么有信心?

    分头进了迷宫,谢辰宇抬头看这大约两米高的围墙,轻轻一跳,一蹭,就爬上了墙顶。迷宫虽然看似复杂,但居高临下,它的走向谢辰宇了然于心。他坐在墙顶上好整以暇地看着文若菲在迷宫里拐来拐去,这小妞的方向感是不错,但在这迷宫里就成了盲头苍蝇。

    当然,盲头苍蝇不止是她一个人,有不少人在迷宫里迷失方向。

    谢辰宇每五分钟就蹭上围墙看一看,文若菲似乎被困在迷宫一处死胡同里。到了二十分钟,文若菲就一直死胡同部分打圈。

    她被困住了。

    谢辰宇坐在围墙上微笑地看着她,突然感觉就像初遇的那天,她在路边不停焦急地张望,像在找寻什么,却怎么也找不到。

    上天就是在特别的时候困住了她,让她在适当的时候冲出了马路,撞上了他的车。

    上天也在特别的时候把他困住了,让她在适当的时候成为了他的救赎。

    谢辰宇抬头看向蓝天,人与人这间的缘分是不是天上的神轻轻一点,就接上了?

    谢辰宇低头看向文若菲,如果是的话,感谢神把她带到他身边。

    谢辰宇轻叫:“宝贝,需要帮忙吗?”

    文若菲抬头,看见他坐在围墙上悠然自得地看着自己,她泄气地把指示图往地上一扔:“我真笨,怎么没想到爬上去看呢?”

    谢辰宇伸手:“上来吧!在上面,一目了然。”

    文若菲拉着他的手,蹭了上去。原来她一直被困在同一个地方兜圈。她一拍脑袋:“我真笨,怎么没想到这么走?”

    谢辰宇搂着她的肩膀,笑说:“如果你太聪明,我又怎么有机会带你上来看这一片迷宫?”

    文若菲嘟嘴:“你真当我笨啊?”

    谢辰宇的笑意更深:“如果你太聪明,没去碰瓷,我又怎么会遇上你?”

    “哦,你的意思是,傻人有傻福?”

    谢辰宇吻着她:“是你傻,我有福!”

    工作人员察觉到两人,开始广播:“请坐在围墙上游客回到迷宫里。”

    两人相视一眼,会心一笑。回到迷宫无所谓,反正他已经找到了她,他们已经找到了彼此,彼此生命中的福分。

    ―――――――――――正文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4-2018) 不代表速锐看点赞成被搜索网站的内容或立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