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深浅 第74章 终章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仙仙打电话告诉郑泽,沈浅和陆琛来玩儿,郑泽下午请假,提前回了家。

    两家很长时间没有聚,仙仙又没法出去吃。最后,在陆笙的建议下,大家决定在家里开着空调吃火锅。

    桃桃吃的不是母乳,仙仙吃火锅也是肆无忌惮,神神现在还在吃辅食,所以三个孩子只有陆笙可以吃火锅。

    神神一天都屁颠屁颠地跟着陆笙,后来陆笙爬上儿童就餐椅吃火锅,神神被月嫂抱出了餐厅。

    “小笙笙现在开始上课了吧?”仙仙吃着东西,抬头问沈浅。

    比起神神,陆笙有了基本的社交意识,应该是开始上课,认识其他小朋友了。不然,肯定和神神两个人黏在一起不分开。

    神神目前在家,平时接触的只有父母,爷爷奶奶,还有月嫂。十个月的人生里,认识的人屈指可数。虽然天生具有警惕性,但是警惕性一放下来,就跟忠犬一样,屁颠屁颠地跟在陆笙身后,一路追着哥哥玩儿。

    “开始了。”沈浅边吃边回答,旁边陆笙完全是陆琛照顾着,她根本不用插手,“海伦在他几个月的时候就安排了老师,你们家神神也可以了。”

    “我公公也说找家教,但我有些担心孩子太小就有压力。”

    仙仙有很强的自我意识,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她有自己的一套。觉得现在的孩子,应该是释放天性的时候。修理得过早,一部分或许是孩子优点的枝桠,都有可能被误伤。

    “其实就是陪着孩子玩儿。”郑泽插了句嘴,“现在这么小,也不至于要教给他什么东西。”

    郑泽十分同意父亲的想法,他一部分原因是出于自己不能在家照看孩子,仙仙太累了的愧疚,另外一部分,警校毕业的他也觉得小孩子还是从小树立规矩的好。

    “吃你的撒尿牛丸!”仙仙瞪了郑泽一眼,塞给他一个丸子。郑泽张嘴一咬,烫得嘶嘶吸气。

    “喝……”陆笙见郑泽痛苦,赶紧将手边装着冰水的杯子推了过去,想让郑泽喝一口。

    “哎哟,谢谢小笙笙!”郑泽接过来,像模像样的虚喝了一口,然后将杯子递给了陆笙。

    陆笙接过杯子,嘀咕了一句什么,郑泽没在意,对仙仙说。

    “教育对孩子来说至关重要,你看小陆笙,多有礼貌。”

    “他那是骨子里带的。”仙仙对丈夫嗤之以鼻,“神神骨子里带着你的憨你察觉不出来?”

    一桌子的人,因为仙仙这句话给逗乐了。

    郑泽“哎呀”了一声,也不在意,反正两口子相处模式就是这样,你一言我一语,比陆琛家热闹多了。他们家更有z国夫妻的热络感,饭桌上交谈不断。

    吃过饭后,大家撤了桌子,有月嫂在,也不担心孩子找人。陆笙从儿童椅上下来后,就跑去找神神了。

    “森森!”小陆笙跑起来还是趔趄,叫“神神”两个字叫的时好时坏。

    神神听到自己的名字,大老远就闻到一身火锅味的小陆笙跑了过来,香气扑鼻,神神高兴的直打挺。

    身体灵活从卧倒转为趴倒,神神朝着陆笙前进,两人很快汇合,小陆笙蹲下来,想要将神神抱起来,但是奈何力量太小。

    神神一双大眼望着陆笙,陆笙微微蹙着眉头,看着地上的神神,笑着说:“你要什么时候才能走路啊?”

    月嫂过去将两人抱起来,抱去了玩具房。

    沈浅和陆琛在z国四个月,从六月待到了十月末,沈浅和陆琛除了找仙仙,还回去了b市,参加了李雨墨的婚礼。

    参加完了沈浅的婚礼后,李雨墨回国换了份工作,和姥爷好友的外孙在公司认识。带着去李雨墨家里时,看着姥爷照片提起了这么一段渊源。两人本就适龄男女,再加上略有好感,又牵扯这么一段姻缘,所以很快就谈婚论嫁了。

    婚礼定在十月一,在b市举行。李雨墨的丈夫名叫侯鹏,是李雨墨的上司。长相和家世都比开始的那个好,而且出身书香门第,性格脾性都是上乘。也不会嫌弃李雨墨的家庭,双方相处融洽。

    婚姻归根究底是两个人的事儿,但两个家庭也占了部分原因。两家和睦相处,对小两口来说也十分省心。

    小陆笙如今二十一个月,话说得越来越溜,但仍旧是往外蹦。沈浅和陆琛都不着急,育儿专家开始时就跟他们说过,陆笙属于学话比较早的。所以单词蹦的时间会比较长,以前两个字蹦一下,现在能四五个字蹦了。

    除此之外,小陆笙走路步伐愈发稳健,李雨墨没放过这个机会,让小陆笙做的花童。

    混血的五官,在婴儿时期,随着年龄增长,愈发突出。小花童一出现,在宾客间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陆笙将红毯走完,在新郎新娘宣誓后,才领着另外一个做花童的小姑娘的手走了下去。小陆笙穿着黑色的西装,扎着红色的领结,穿着黑色的小皮鞋,神色轻松,弯着眼角,笑得一脸可爱帅气。

    肉嘟嘟的小手牵着另外一个小姑娘的手,十分绅士。

    算起来,小家伙其实比小姑娘年龄要小,但因为长腿基因,竟然比大了他一岁的小姑娘还要高些。这样看着,果然是一对十分靓丽的小孩子。

    下面拍照声音啪啪响,沈浅也掏出了手机。

    “你接着陆笙,我给他拍个小视频发给仙仙。让她有些危机感。”

    说话的功夫,陆笙已经走了过来,小花童手里捧着花儿,被父亲抱了起来。

    小家伙想把手里的捧花递给母亲,但是母亲拿着手机对着自己。原本的笑容瞬间增大,眼角弯的更加好看,边笑着,边温柔地问母亲。

    “妈妈……好看……吗?”

    “真好看。”沈浅拍完以后,将小视频转发给了仙仙,然后,儿子将花递过来,沈浅低头,左腿撤后,笑嘻嘻地说:“谢谢小笙笙~”

    李雨墨婚礼是西式的,但是喜宴却完全按照东方标准来,这与侯鹏家庭有很大的关系。

    喜宴是在侯家举行,侯家是个很大的四合院。来的宾客不多,堂屋内摆放了三桌后,还绰绰有余。

    正中央厅堂上,挂着一个大红色的喜字,红木桌椅,古色古香。八仙桌上雕刻精致古朴,彰显着侯家的文艺沉淀。

    吃过喜宴后,沈浅他们一家,随着沈嘉友和蔺芙蓉回去了。

    b市房价居高不下,蔺芙蓉家太小,老是分开住,老两口还想看看外孙。所以,陆琛直接在b市买了一套复式公寓。房产证上写的是沈浅的名字,但是给蔺芙蓉他们住。

    陆琛这个女婿,做事儿从来都是心思缜密,照顾着所有的情绪和想法。蔺芙蓉和沈嘉友,对这个女婿是十分认可。

    闹腾了一天,各自都很累了。回到家,各自回了各自的房间,准备休息。

    陆笙脱了衣服,光溜溜的,被陆琛抱着去了浴室洗澡。浴室里,陆琛将水放好,测试过水温后,将陆笙放了进去。

    浴缸不深,水只放了一半,小家伙坐在里面,刚好没过他的大腿。浴缸里,一堆小孩子的玩意,陆笙进去拿起红色的小鸭子,就玩了起来。

    虽然水不深,但陆琛也要在这里看着。

    沈浅自己在外面,不一会儿,接到了仙仙的狂轰乱炸!

    “沈浅!你给我管好我女婿!”

    “我女儿长大后,一定比这个女孩子好看!”

    “以后小笙笙和其他女生互动请不要发来刺激我!”

    “马上拍张小笙笙的照片安抚我!”

    沈浅拍着床哈哈大笑,里面陆琛听到,将浴室门打开,沈浅抬眼瞧见了正在浴缸里玩儿的不亦乐乎的陆笙。

    拿着手机进来,沈浅笑嘻嘻地问陆笙。

    “仙仙阿姨让我拍张照片给她,可以吗?”

    陆笙笑起来,眼睛弯成新月,笑嘻嘻地说:“好呀。”

    好久不见桃桃和神神了,他还挺想的。沈浅也没给陆笙遮拦,直接拍了一张儿子的□□,发给了仙仙。

    微信那端的仙仙看到女婿的□□,威胁沈浅不准外传,然后才消停了下来。

    陆笙洗完澡,喝着奶一会儿睡了。

    陆琛脱掉衣服,准备洗澡,沈浅小心地走进去,然后将门关上了。

    两个人眼神一对,电光火石,没其他言语,*,迅速燃烧。团抱着去了花洒下,将身体迅速洗完,陆琛将沈浅压在了门上,双手扶住门板,陆琛随即挺入。

    有了陆笙后,沈浅已经渐渐练就了一番在做、爱时不呻、吟出声的本领。但是,这也需要陆琛的配合。陆琛太明白她的敏感点,若是搭配着他的吻和手,沈浅意乱情迷,想不叫出来都难。

    “嗯~”沈浅一哼出声,立马掐了身后的陆琛一把。

    后者笑起来,说:“没事儿,小家伙午睡很沉,不会醒。”

    就在陆琛说完以后,外面突然传了一声脆生生的声音。

    “妈妈……门……坏了……有怪兽!”

    陆琛:“……”

    沈浅:“……”

    迅速将气息平定下来,沈浅推开男人,东西抽出时,沈浅咬牙没哼出声,随便套了件睡裙,开门出去。

    陆笙正睁着一双大眼,看着沈浅,见沈浅头发没干,眨眨眼说。

    “妈妈……不怕……头发……吹干。”

    “陆笙不害怕对吗?”陆琛没穿衣服,在浴室内问了一句,并解释道:“刚才不是想怪兽,是风吹的。你先睡觉,妈妈吹干了头发就出去好吗?”

    陆笙其实也有些懵懂,门板的声音让他骤然醒来,现在父母都跟他说话,让他安心很多。小家伙闭上眼睛,头一歪,又睡了过去。

    沈浅还没等过去看一眼,胳膊被男人拉住,里面吹风机打开,男女再次合为一体。

    吹风机的声音伴随着陆笙睡了将近一个小时,沈浅精疲力竭,被男人抱到了床上,沈浅累得指头都不想动了。

    将睡着的陆笙往怀里拢了拢,沈浅迷迷糊糊的也要睡过去。

    身后,男人凉爽的胸膛贴了上来,沈浅唇角一勾,往后面靠了靠,被男人抱住了。

    陆琛将沈浅抱在怀里,低头吻了女人一下,轻声问道:“过几天回d国,可以么?”

    在z国已经待了四个月,d国的工作就算可以远程处理,有一些事情还是需要亲力亲为,沈浅知道,陆琛已经陪自己尽量多的待在z国了。

    其实过几天回d国,两人早就商量好了的。可看着今天沈浅和蔺芙蓉他们在一起,陆琛又觉得有些不忍。

    “可以。”沈浅点点头,伸手抱住了身后的男人,睁开了眼。

    女人的眼中虽然带着些睡意,但仍旧可以看出里面的认真。伸手捏了捏男人的耳垂,沈浅抬头吻了一下男人的唇。

    温柔的触感,全然不似刚才在浴室的放浪与浓烈,只有无尽的温情。

    倒退几年,在沈浅没认识陆琛之前,甚至是在她和韩晤的婚姻里,她都从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可以过得这么幸福。

    而这些幸福,都是眼前这个男人给她的。沈浅很感激,也很温暖,更多的是感谢。

    “你不要整天只为了我的想法考虑。”沈浅笑起来,对陆琛说:“偶尔,你也可以为你自己考虑考虑。你想做的事情,你需要的东西,都可以提。”

    陆琛活得太过禁欲。

    “我和你在一起,就别无所求了。”陆琛伸手,将女人的碎发别在耳后,笑着说,“你开心,我就开心。”

    融融暖意,将沈浅的心房融化,像是被烧化开的巧克力,又香又甜。

    沈浅将头埋在男人的怀中,听着男人稳健的心跳。

    “谢谢你,给了我这么美好的爱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4-2018) 不代表速锐看点赞成被搜索网站的内容或立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