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情玫瑰,裴少毒深似海! 062我回来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珠尧,小心这里。”

    店门口,宁世勋体贴地缠着金珠尧上台阶。

    与此同时,已经将包好的婚纱抱在怀里的裴玉尧正好在这时也走了出来。

    擦肩而过的那一刻,金珠尧和裴玉尧两个人心里都惊了一下。那种心悸的感觉,就好像冥冥中某种东西把她们的心牵动了。

    那是谁?

    裴玉尧顿住脚步,缓缓回头,看着在眼前那个有些熟悉却有些陌生的女人的背影,心里莫名感到一丝慌张。

    是她看错了吗?

    那个女人,难道会是失踪已久的金珠尧?

    不,不会的……

    想到这,裴玉尧马上就自顾在心里否决了这一点。

    呵,呵呵,怎么可能会是金珠尧?她早在三个月前就已经死掉了,怎么可能还活着回来?就算她还活着,那又如何?从那么高的空中摔下来,不死也残废了。

    这样想着,裴玉尧心里也就放心了很多,带着她的婚纱便上了车往回家的方向赶。

    明天便是她和叔叔裴七的婚礼,叔叔说了,他年纪大了,想在晚年有个家,想要她陪着他一辈子,一切都会好的,即便金珠尧真的出现了,她也相信,她的叔叔,她的未婚夫,眼里也只会有她自己。

    ……

    “金珠尧,还不赶紧接电话,快点接电话啊,人都到哪去了!”

    酒店里,江火炎醒来后,本想叫上金珠尧先去外面吃点东西,没想到敲门敲了好一会都没人应,他担心她会因为腿脚不便摔倒了昏厥了,于是又去前台拿了她房间的备用钥匙,结果没想到人都不在。最后当他记得火燎急撩的时候,门口的迎宾告诉他,金珠尧于一个多小时前就出去了,至于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

    江火炎急得要命,打了好几通电话都没人接,最后他是满大街的跑,找得满头大汗,找得心急如焚,就连他老娘打来的电话,他也没这时间去接。

    最后,他是在一条商务街的一家婚纱店里找到的金珠尧。

    当时,金珠尧在宁世勋的搀扶下从店里出来。

    “珠尧,你家在哪啊?要不我送你回去?”眼看着就要分别了,宁世勋十分不舍。

    “送什么送?用不着你来送。”江火炎看不下去了,上前一拍宁世勋的肩膀,拉起金珠尧的手,“珠尧,你一个人别瞎走,要是遇到坏人了怎么办?”

    “江…江火炎?你醒啦?”

    金珠尧有些惊讶地看着江火炎握住自己的手,她还以为这家伙最早也要到半夜才能醒。

    “我要是不醒,你都要被坏人骗走了。傻瓜。”江火炎将宁世勋往边上一推,便牵着金珠尧往回酒店的方向走去。

    最后“傻瓜”二字,是带着多么宠溺的语气,宁世勋一脸惊愕:“珠尧,我……”

    可惜人家眼里根本就没有他,不到一会,便走远了。

    宁世勋站在原地垂头丧气,心理阴影面积不断扩大。

    ……

    回到酒店后,金珠尧陪着江火炎去了西餐厅陪他吃饭,吃完东西后,又各自回了房里。

    明天,将会发生什么事情?金珠尧很期待,同时又感到害怕。

    她不知道自己过去会是什么样,不知道过去的那个自己是好还是坏,心里又期待又忐忑。如果出现她意想不到的事情,她该怎么去化解?

    这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梦。

    梦见她进了一幢十分古典简约的巨宅,宅子里有着许许多多的蔓藤,还有一条黄金色的大蟒。她走进去,看到大蟒的旁边,坐着一个人,可是她却没办法看清那个人的脸。

    只是模糊地看到,那个人,有着一头长长的银色发丝,很美,很美……

    ……

    婚礼设在Y市人气最旺的一个中大型教堂。

    这一天,豪车满街,路边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教堂里两边的见证席上,早已经坐满了人。这些人中,有裴玉尧在警局里认识的同事和领导,也有国内知名企业家以及国家许多重量级的官员。

    “请问美丽的新娘裴女士,你是否愿意此刻站在你身旁的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贫穷还是康健,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的尽头?”

    当神父转向一袭美丽婚纱的新娘子时,新娘子深情地望着眼前那绝美馥丽的男人,重重地点了头:

    “我愿意!”

    一时间,教堂里登时掌声雷动。

    “我愿意!”

    这一声回应,清脆响亮,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从这句回应中所有人都知道新娘子对新郎感情有多么的深厚,有人赞许却也有人质疑。二十岁的新娘嫁给四十岁的新郎,如此大的年龄差,这桩婚姻,日后真的不会出现问题么?

    更令人感到担心的是,新郎明显心不在焉。

    戒指交换的那一刻,裴玉尧激动极了:“叔叔,玉尧终于嫁给你了。”

    “是啊,终于到这一天了。”

    裴七皮笑肉不笑,就算到了这天,那个女人还是没出现。她、真的在逼他是吧。

    他赤色的瞳孔里闪烁着一丝丝不易察觉的阴狠。

    这场婚礼,本就是为了引她出来,可是如今,她却是连自己的亲妹妹都不要了,他心中又瞬间涌起了一股又一股的仇恨。

    金珠尧……他轻轻张合着嘴唇,念着这个名字。她若再不来,他真的不会再留情了……

    “等一下!”

    就在两个人戒指要交换过来的那一刻,门外,突然响起了一记洪亮的声音。

    所有人循声望去,见竟是出了名的黑社会老大宋清池,不禁唏嘘一片。这黑社会老大来干什么?一个混黑道的,他怎么敢来?

    裴七本心里原本是惊了一下的,他以为会是金珠尧,可是当他反应过来那是个男人的声音时,看都没看一眼:“把这个人给我请出去。”

    宋清池,那是他的仇人,要不是宋清池早年帮着金时御,他这些年所受的苦都不会有。

    在来人将宋清池请出去之前,宋清池抬了抬手:“慢!”

    几个人收住脚步,没再近前,回头看向裴七。

    宋清池不管裴七怎样,在众人疑惑的视线里,他大步朝着教堂高台上的人迈去。走到台下时,他突然将手中一盒东西递到新娘子面前。

    “玉尧,这是你妈妈当年穿过的婚纱,本来是要给你姐姐的,但是现在你姐姐也不知道人在哪里,这个就交给你了。”

    看着眼前那精致的盒子,裴玉尧面上爬上一丝疑惑,但还是伸手去接了过来。

    宋清池没有多说什么, 他转身就走,不多做停留。

    这个婚礼,他确实痛心。然而他明白,他除了痛心,什么也做不了,这是裴玉尧自愿的,用不着谁去救她。

    看着宋清池消失的背影,裴七心底燃起一丝质疑。就这样?那老头真的不是来捣乱的?

    宋清池走后,教堂里又恢复了原来的气氛。

    如了裴玉尧的意,婚礼顺利进行着。

    而,另一边,金珠尧和江火炎早已离开了酒店去了宋家。巧的是,去到宋家后,宋无学和宋清池却不在家,只有两个看门的保镖,更巧合的是,这两个看门的保镖是新来不久的,根本就没认出金珠尧。

    金珠尧心里失落极了,就跟做了一场梦一样,心里面空落落的,特别难受。

    “现在我们该去哪?”

    车子里,江火炎没了主意。

    “我也不知道……”

    金珠尧低下头,想着这些天自己心情那么压抑,以为来这里就可以解开,没想到却扑了一场空,她甚至都怀疑了,江火炎之前对她说的到底是真是假?她的名字真的叫做金珠尧么?

    若非昨晚遇到的那个叫宁世勋的男人,她真的连自己的名字都会感到不信。

    可是……该去哪呢?

    脑子里突然回想到这些天手机里一直看到过的那条新闻,下一刻,她猛地抬起头:“江火炎,那场婚礼在哪?今天不是有个很重要的婚礼么?我们去那里吧。”

    兴许她去了还能找出些什么蛛丝马迹。她想。

    江火炎没废话,一踩油门就上了路,路过一个报刊亭,买了当天一份报纸,照着报纸上面写的地址就去了。

    然而等他们到了教堂的时候,宾客们已经散去。

    “今天在这里举行婚礼的人呢?”

    教堂里似乎没人,江火炎拉着一个人就问。

    这时,金珠尧没去顾江火炎,她往教堂里望了望,虽然知道里面已经没了人,却还是忍不住抬起脚往里面走去。

    教堂里静悄悄的,看上去好像并未举行过婚礼一样。

    她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

    心里越来越觉得奇怪,那种感觉,就好像在暗处有一双眼睛从头到脚盯着她。

    咯噔——

    当她的拐杖敲在教堂中央的地上之时,一抹颀长的身影忽然从教堂内的偏门出现。

    “金珠尧?”裴七从偏门走出来时,当他看到教堂中央的那抹身影,心头惊了一下,看清她的脸时,那赤色的瞳孔里更是十分明显地闪过一抹异色,“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可惜,已经晚了。”

    是谁在叫她?

    金珠尧循声望去,见是一个身着白色西服五官绝美的男人向自己走来,她疑惑地看着他,心里不断惊嘘:这个男人会是谁?看他穿着如此正式,会是新郎么?

    更令她感到惊讶的是,如今这个时代,竟有男人有着如此一头漂亮的银色头发!

    “金珠尧,三个月不见,你不会不认识我吧?”见金珠尧眼里只有惊讶却没有别的,裴七只觉得她是在装,他一步步朝她走近,朱色的唇间轻微扬了扬,“想救你妹妹,就跟我过来。”

    妹妹?那个人认识她!

    金珠尧确定自己过去肯定跟这个男人有过什么瓜葛,可是他说的话她还是听不太明白:“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听不懂?那你来这里做什么?”裴七嘲讽地笑道。如果不是为了玉尧,他还真想不到她来的目的。

    可是接下来金珠尧的反应却让他感到一丝意外。

    “我猜你就是今天的新郎裴七吧?”这一次,面对外人,金珠尧没有逃避,她拄着拐杖一瘸一瘸走向裴七,眼里没有一丝畏惧。

    裴七这才注意到金珠尧瘸拐着的腿,不禁蹙眉:“你的腿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醒来的时候就是这样。”金珠尧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右脚。

    “……”闻言,裴七眯起眸子,她似乎不认识他?认出他叫裴七居然还是靠猜的。

    突然想到什么,金珠尧又道:“今天不是你结婚的日子么?你的新娘呢?”婚礼这么快就结束了么?

    江火炎问完人,得知婚礼已经结束,想叫上金珠尧离开,却发现金珠尧已经不见,他着急了,到处喊金珠尧的名字。左右走了几十米远找寻了番没看见人,最后才将视线定格在不远处的教堂里。

    “珠尧,你在哪里,婚礼结束了,我们走了。”

    他以为金珠尧应该是在教堂里,可是当他走进教堂里,却发现教堂里空无一人。

    “奇怪,她到底跑哪去了?”

    他拿出手机打算给金珠尧打个电话过去,第一次没人接,第二次却直接被挂断,心里更着急了。

    再打过去,直接关机。

    ……

    “你要带我去哪里?”

    从偏门出了教堂,裴七将金珠尧带上了一辆车。耳边响了好一阵来电铃声,金珠尧想接,可手机却被裴七一把夺了过去,先是直接挂掉,然后便是直接关机。

    “你不是想见我的新娘么,我带你去见。”手机被裴七卸成几半,随后便被他从车窗扔出。

    见状,金珠尧有些着急,“喂,你怎么能这样?我是很好奇你跟你的妻子,可是我可没让你把我手机扔了啊,停车,快停车……”

    她不断拍打着车门,想要下去捡回手机。

    “停车?”怎么可能?“好好呆着,马上就要到了。”

    裴七才不愿意放她下去,趁她朝外不停拍打着车门之时,他突然扬起手掌,朝着她的后劲猛地敲打了下去。下一刻,金珠尧昏厥过去,没了意识。

    ……

    裴玉尧被绑在了婚房里。

    所谓的婚房,事实上,除了名字从“卧室”改成了“婚房”,其他什么都没有改变,相反,反而比往常更加可怖。

    金珠尧醒来的时候,睁开眼的那一刻,裴七就在她的眼前。

    “我在哪?”她刚醒,发现自己睡在了一个昏暗的卧室里,加上裴七近在咫尺,心莫名慌了一下,她连忙挣扎着想爬起来。

    然而……

    “你在我和你妹妹的婚床上。”

    裴七凑近了她,笑着说道。

    “我妹妹?”金珠尧愣了,她妹妹是谁?

    “你看,你最亲爱的妹妹在那里。”裴七好像知道她在想什么,他抬手指了指大床正面不远,笑说,“如果你不记得的话,那我来告诉你好了,那个就是你的妹妹,三个月前,就是她瞒着我,把你送走,甚至,策划了一出空难。”

    床的正面所对的墙前,还未来得及将婚纱脱去的裴玉尧,此时此刻她的四肢竟被绑着靠在那里一动不动,可是那双憎恨的眼却是雪亮雪亮的:“叔叔,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金珠尧她根本就不爱你,爱你的那个人明明是我,明明是我!”

    是了,裴玉尧到现在,依然傻傻地做着美梦。如果不是金珠尧的出现,现在她该是和叔叔洞房之时。可是一切都是因为有了金珠尧!她恨,她悔,恨自己没有多留意昨天见到的那个女人,才让自己所爱的人一次又一次将她拒绝,甚至在完成结婚仪式后,她也没办法跟他真正在一起。

    “金珠尧,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是你抢走了我的叔叔,是你……”

    仿佛这样就可以将金珠尧杀死,裴玉尧喊得面色铁青,她像疯了一样,若是此时将绳子解开,后果将不堪设想。

    这是谁?为什么那样疯狂地说要杀了她?

    看着不远处那个身着婚纱的女孩一脸疯狂叫嚣的模样,金珠尧心口没来由地痛了起来。

    难道那个女孩,真的是她的妹妹?

    要疯掉了!她竟然什么都记不起来,除了头痛就是心痛,她好想弄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是越想弄明白头就越痛,心口也如刀绞一般。

    “心疼吗?”看着金珠尧似乎很痛苦的模样,裴七满意地勾着唇角,“可惜,你心疼她,她不认你。你的这个妹妹,早就已经不是十二年前那个单纯善良的金玉尧,你别忘了,她现在姓裴,她说她要杀了你。”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放开我,我要去找江火炎,他找不到我他会着急的……”金珠尧脑子里乱急了,这个时候她除了想到江火炎时能冷静下来,无论是脑子里还是心里,都早已被裴玉尧的吼叫搅成了一锅粥。

    她想到江火炎这个时候找不到自己有多心急,她用力想要睁开裴七,可是,越是挣扎,就越是被他禁锢得厉害。

    “不知道我说什么,那你说说你为什么突然跑到我床上来?”裴七沉重的身体很快覆上金珠尧,当着墙头裴玉尧的面,下一刻,他竟一把将金珠尧的衣服撕开,“金珠尧,我是不会再放你离开的,一秒、都不可能!”

    一口炙热的气暧昧而危险地吹向金珠尧,与此同时,他俯下唇,狠狠地朝着她啄去。

    “不,不要……”金珠尧拼命躲闪,可是她如今腿脚不便,双手还被禁锢,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无论她怎么躲闪,最终他还是得逞了。他的wen疯狂而肆意,像一场无声的狂风暴雨狠狠吞噬着她。她感觉到身体的遮挡物被他大力撕开,摞露的肌肤很快被他强健的身体零距离拥住。

    “金珠尧,你知道么,其实你,比你妈妈还要美,尤其,是在这个时候。”

    最后关头,他突然抬起眸子邪魅地看着她。

    “叔叔,你放开玉尧,你不能跟那个女人,叔叔,快放开玉尧好不好?玉尧会乖乖听话的……”

    另一边,眼见自己的新婚丈夫,她的叔叔,此时此刻竟在那张大床上再一次压着那个她视为仇敌的女人,裴玉尧叫得更疯了。

    裴七丝毫不理会裴玉尧的疯叫,更不会理会金珠尧的万般挣扎。

    他将最后一层阻挡物撕开,这一次,他猩红着眸子,眼前的金珠尧与记忆中的那个人重重叠叠,但不管怎么重叠,那都是同一张脸。

    “金珠尧,你要为你妈妈当年的行为付出代价!”

    他说,毫不迟疑。

    “不,不要——”

    在他进入的那一秒,金珠尧眼瞳睁大,不可置信地望着天花板,身上被索求了多少遍她不知道,在长达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她表情呆滞,就像是一个被玩坏了的洋娃娃。

    而裴玉尧,眼睁睁看着眼前那一幕,更是嘶吼了好久好久。

    这一天,天塌了。

    ……

    这不是真的……

    她一定是在做梦……

    对,一定是在做梦……

    金珠尧颤颤巍巍地走在台阶上,一步一步,一瘸一拐,往楼下走去。

    没有拐杖,没有依附,她的双脚疼,她的身上疼,满身都是疼……

    她眼神空洞,表情呆滞,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不知道自己现在又是谁,更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多少无法估计的可怕事情……

    好痛,痛得无法走路,痛到无法呼吸……

    就要窒息了……

    “金珠尧,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恰时,背后,一记疯狂的女音叫嚣一声,金珠尧无力地回头,见是那个身着婚纱却搞得十分狼狈的新娘子,心里有愧疚,一句话不说。

    “金珠尧,你根本就不是我姐姐,你根本就是向我来讨债的!你这个践人,你去死……”

    裴玉尧心火滔天,疯了一样从廊道朝金珠尧跑来。当她跑到金珠尧面前时,竟不管金珠尧站立不稳,她伸出双手,愤恨地将金珠尧用力一推。

    金珠尧身体迅速往后倾去,下一刻,只听“砰砰”连续的声响,金珠尧的身体跌落在台阶上,不停地往楼下滚去。

    高高的长长的台阶上,金珠尧就这样滚下,当她的身体终于滚落到一楼时,人已经闭上了眼,完全没有了意识。

    而楼梯口,裴玉尧眼睁睁看着金珠尧滚落下去,那年轻稚嫩的脸上此时此刻是与她年龄实为不符的扭曲:“去死吧,去死吧,你死了多好,你死了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叔叔是我的,你再也别想跟我抢叔叔……”

    被仇恨懵逼了双眼的裴玉尧,甚至还不想放过已经昏迷过去的金珠尧,她一边咒骂着,一边快速往楼下跑去。

    “想撞死么?你骗得了叔叔骗不过我,你去死!”裴玉尧跑到楼下,踢了金珠尧一脚还不解气,她甚至坐在金珠尧身上,伸出双手狠狠往金珠尧脖子上掐,“我掐死你,你这个坏女人,我掐死你!你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

    此时此刻的裴玉尧眼里已经没有了任何东西,她不知道刚刚裴七离开后是谁帮她解开绳子的,她更不知道的是,即使金珠尧失了记忆,还是一如既往照顾着她的感受。

    然而,她眼里只有恨了,她恨金珠尧一而再再而三出现在裴七面前,抢走了原本属于她的东西,她恨,只恨金珠尧,恨不得她能即可死去……

    正当裴玉尧掐得正狠之时,裴七回来了。

    “你在做什么?”一回来便瞧见裴玉尧疯了似的,再看清地上被死掐着的人时,他连忙大步过去,一把将裴玉尧甩开,“你是疯了吗?她是你的姐姐!”

    见金珠尧早已经昏过去,且脸色苍白如纸,在裴玉尧面前,裴七丝毫没有掩饰他内心的担忧着急,他放下手中的东西,一把将金珠尧从地上懒腰抱起,快速往楼上走去,同时对门外的人低吼:“快去叫医生,快!”

    “叔叔!”

    地上,被裴七大力甩到旁边的裴玉尧,看着裴七为了她讨厌的人那样心急如焚,精神都要崩溃了。

    “叔叔!你本来就是我的,你本来就是我的啊,叔叔……”

    没有人敢上前跟她说话,没有人敢去触怒这样的一个裴玉尧。

    在裴玉尧不远处,是一包治身体擦伤的药物。

    那是裴七刚刚亲自出去买的,这么多年来,他从未亲自动身去为谁做过什么,也从来没有这份心思。即便是不久前,因为仇恨,他亲手将金珠尧的桢洁夺走的时候,他依然是恨得咬牙。然而在进入的那一刻,他突然心就剧烈地疼了起来。

    因为她像布偶一样任他玩弄,更因为她的无辜。

    是吧,金珠尧何错之有?他跟她家里上一辈人的恩怨,为何要把怒气撒到她身上去?她其实还是个孩子……

    医生过来看过,说是轻微脑震荡,并没什么大事,裴七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他坐在床前,看着连沉睡都皱着眉头的金珠尧,绝美的脸上低沉着,他想了许多,也突然就看开了许多。

    二十四年过去,骆明珠的背叛也早就付出了代价,他还执迷不悟些什么?

    如今,她的身子已经给了他,虽说是他强的,他更要负责。对于裴玉尧,如果她再敢伤害金珠尧,他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

    明珠……

    伤害谁,你都不愿意看到,是么……

    可不论如何,都是要伤害到一个人,如果非会如此,那这个被伤害的人,只能是裴玉尧!

    裴七久久看着金珠尧的脸,记忆的画面不断重叠着。

    到现在,他依然能感觉到她身体带来的那股炙热和冲击感。

    那种感觉,真的很美好很美好,美好到让他马上去死,他都甘愿。

    对了……

    这时,裴七突然站起身,出了卧室,往楼下走去。

    他是突然记起来了,买的药还在楼下,他得赶紧去拿,好给她擦上。

    一楼大厅里,裴玉尧疯疯癫癫的,身上的婚纱已经被她扯掉了一半,全身上下只剩下身体上的一些遮挡物,长长的裙摆早已不见。

    这会儿,她见裴七下来,心上一喜,连忙起身上前伸出手双手:“叔叔,我就知道你不会扔下玉尧不管的。”

    “滚!”裴七一见到裴玉尧的脸心情就很狂躁,他一把将裴玉尧推离自己,弯下身子将地上的那包药捡了起来。

    “叔叔,你不爱玉尧了么?”裴玉尧愣愣的,见他就要走,连跟上前,“叔叔,不管你怎么对我,我都是爱你的,我不像那个金珠尧,她根本就不爱你,她是要杀了你的,叔叔,不过叔叔你放心,玉尧不会让她伤害到叔叔的……”

    可惜她的真心,裴七却视而不见。

    “你走吧,裴家已经不需要你了,你需要多少钱,尽管开口,我会保你下半生衣食无忧。”

    语毕,裴七再也不看裴玉尧一眼,转身朝楼上走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楼上,一只冷枪却忽然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珠尧?”她醒了?还是说根本就未曾昏迷?裴七眼里闪过一丝异样,“把枪放下,珠尧,你身体还很虚弱……”

    “不许动!不要过来!”金珠尧双手握着枪,枪口直指裴七,她的声音颤抖极了,“裴七!裴七!!!是你,一切都是你的错!二十五年前,是你没好好保护我妈妈,是你!我妈妈为了等你,她是为了等你,是你的失约,你的失约害了我妈妈!她没等到你,反而等到了一个酒鬼,没错,那个酒鬼就是我爸爸!而你呢,明明是你有错在先,明明是你没保护好我的妈妈,却反过来说我妈妈背叛你,你就是个畜生,为了一己之私,害了我们全家,你杀死了我的爸爸妈妈还不够么?如今你还要将你的怨气加到玉尧身上,你到底是不是人?我今天一定要杀了你,绝对不会再放过你!”

    扳机被她一指扣下,一颗子弹迅速飞离枪口,射进了裴七的右臂。

    “珠尧,你听我说……”可是裴七却忍着痛,不顾他手臂上血如泉涌,他眸眼紧紧盯着上面一步步下来的金珠尧,“我承认我杀了你爸爸,可是我并没有杀你妈妈,我原本不想这样,我想带她离开,可是她为了你爸爸,自己死在了我的枪下……”

    “够了!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杀人犯!我全家的血海深仇,我是不会忘记的!”金珠尧忍着全身上下的痛,她一步一步,瘸着腿,走下台阶,这一次,她的枪口却是对准了裴七的胸口,“这三个月来,你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么?我不知道我是谁,也忘记了曾经的仇恨,你知道么,忘记对你的仇恨是有多轻松,我活得有多开心?可是……是你自己,还是你,如果你不那样做,玉尧就不会恨我,你伤害了玉尧,伤害了我的妈妈,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是以,若不是玉尧的那一推,或许她永远都记不起自己是谁。昏迷的期间,她在梦的恨海里一个人痛苦无助地徘徊,怎么也走不出来。当她醒来的那一刻,她就知道,仇恨,不会停止。唯有把他杀了,报了当年的杀家之仇,那才是解脱!

    很快,她就下到了一楼,枪口从未离开他的胸膛。

    同时,她的双手按在扳机处,准备着随时扣下。

    而因为刚刚那一枪,几十个警卫们听见声音,四面八方赶了过来。

    “把枪放下!”警卫们都掏出了枪,对准了金珠尧。

    可是……

    “都滚出去!谁若敢伤她一根汗毛,谁就死!”

    裴七一手捂着受伤的手臂,回头时,眼里那股狠戾,叫人望而生畏。

    没有人敢走,可是也没有人敢不听。最终,他们还是顶不住裴七的命令,一边绷紧着神经回头望一边不得不缓缓退了出去。

    “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感动么?”大厅里,只剩下金珠尧和裴七两个人。金珠尧握紧了枪,她绝美的脸上,除了恨,还是恨,“我告诉你,你休想!你要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裴七,你逃不掉的!”

    谁也没有注意到,还有一个人不知什么时候悄悄离开,更没有人知道,那个人此时此刻正从另一个地方出来。

    “我做的事情我会去承担,珠尧,你要杀我,我无话可说。”她是那样的恨他,裴七放弃了劝说,只是,“可是珠尧,为了杀我你葬送了你自己的后半生,不值得!”

    “我知道不值得,但那是我的事!”

    金珠尧说道。

    她苍白如纸的面色冷极,枪口早已经瞄准了面前那个男人的心口,手指开始扣动着扳机。

    砰……

    裴宅的高空,枪声回响了许久许久。

    没有人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警卫们想要进去,可是却不敢进去。

    谁也不知道……

    那里面,血染红了几个人的视线。

    倒在血泊中的那个人,不是裴七,却是金珠尧。

    “叔叔,你怎么样了,我们快去医院,快……”

    当枪声响起,当子弹穿过金珠尧的心口,当金珠尧无力倒下……

    血流了一地。

    裴玉尧想疯了一样,扔下枪,朝着裴七快步跑去。

    却不知这时,裴七也从身上掏出了一把银亮的枪,用他受着伤的右手指向了那个朝他狂奔过来的女孩:“金玉尧,我说过,不准你再伤害她,现在,我留你不得!”

    他的声音冷得可怕,可是比起他,裴玉尧的疯狂却更叫人可怕。

    “玉尧……”血泊中,金珠尧无力地睁着眼,伸长手,想去抓住什么,“远离他,不,不要接近……他……”

    最后一记警告,在最后一颗子弹的迸发中沉默。

    本该是喜庆的一天,如今,却……

    五年后。

    “梓馨,快叫阿姨。”

    V市。

    山上。

    一个面容绝色的女子牵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女童来到一座墓前,将墓前左右打扫了一遍后,水果鲜花摆上,她弯下腰,对身边的孩子温柔地吩咐。

    墓碑上,是个年轻的女孩,那个女孩有着一头精致的短发,可惜,照片已是黑白色彩。

    “玉尧,你在那里还好吗?”望着那照片上的人,女子声音哽塞,“梓馨说想阿姨了,我就带她来看看,你看到了吗?梓馨长大了,她会叫阿姨,会叫妈妈……”

    唯独,不会叫爸爸。

    五年过去了,她对那个人的恨,依然没有减少。但是如果上天再让他出现在她面前,她或许就不会像五年前那样。

    这些年,她总是想,如果当年,她不执意拿枪指他,结局会不会改变?玉尧就不会死,而她,也不会有梓馨。

    梓馨,那是她的女儿,和那个人的女儿。

    下山的时候,金珠尧走得特别小心。

    六年来,她的腿伤并没有好,加上心脏做了手术,每时每刻,她都要小心翼翼。毕竟现在,她已经不再是当年。

    “珠尧,就好啦。”

    山下的马路上,望见金珠尧带着孩子下来了,江火炎连忙上前去搀扶着。

    并不是不想一起上去,他也不放心,但她执意不让,他只好子啊下面等着。

    “去Y市了,火炎。”上车后,梓馨很快就沉沉睡着了,金珠尧目视着前方,轻声说道,“去看看宋无学,还有我爸爸。”

    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嗯,好。”

    江火炎无条件顺从,这些年,他一直很照顾金珠尧,即便她有了别人的孩子,他也从未有过任何怨言。

    尽管一直没有办理结婚,但这样对他来说已经很好了。能陪在她的身边,这就够了。

    ……

    宋家如今不再像从前,宋清池散掉了手下所有的人,从从前的黑社会老大,变成如今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头。

    日子本是悠哉悠哉的,可是总有人不让他省心。五年来,宋无学一直单身,从不肯好好去谈一段感情,交一个女朋友,结个婚生个孩子。

    金珠尧知道宋无学的心思,可是,有的事情,是不能勉强。正如她对江火炎,江火炎再如何照顾她,她也没有办法去回报些什么。

    去到宋家的时候,宋无学正好不在,是宋清池接待了他们三个。宋清池本想把宋无学叫回来,但金珠尧阻止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宋无学是个闹腾的人,他们还预备着今天就离开。

    告别宋家后。

    车子行驶在回去Z市的路上。

    然而……

    当车子就要上高速路时,金珠尧却突然开口了:“火炎,我还想去一个地方看看。”

    那个地方,就是裴家。

    孩子的爸爸,她想去看一眼孩子的爸爸。

    江火炎愣了:“珠尧,你难道还想……”

    “孩子是无辜的,她不能,没有爸爸……”金珠尧低下头,看着紧紧依偎在自己怀里的孩子,“错也错了,不能一错再错了。梓馨需要一个完整的家,火炎,你不会明白的……”

    “你怎么就知道我不会明白?”江火炎忍住心内的冲动,他低头叹了口气,“我尊重你的选择,可是珠尧,不管你选择谁,这条路怎么走,江家永远欢迎你。”

    “火炎,对不起……”

    金珠尧只能无力地重复着这句话。

    她对不起宋无学,对不起宁世勋,也对不起江火炎。

    然而她更明白,她最对不起的那个人,是梓馨。

    在离裴宅还有不到五百米的地方,金珠尧便带着孩子下了车。

    “火炎,你走吧,不要再来Y市了。”

    这是金珠尧最后对江火炎说的话。

    不要再回来了。

    她也不会再去Z市了。

    裴家,一如往常般清冷。

    从前还有个裴玉尧,如今,却只有裴七一人。

    布满蔓藤的大厅内,死气沉沉,窗户都被窗帘拉上了,阳光无法照射进来。

    沙发上,那个绝色的男子躺在那里,似乎许久都未曾动弹过。看上去,就像死人一般可怖。

    金珠尧一个窗帘一个窗帘地掀开,阳光很快从外面照射进来,照在了沙发上躺着的那个人身上。

    突然,他的身体动了动。

    “妈妈……”

    梓馨被吓到了,小小的梓馨连忙躲到妈妈的身后,捂着眼睛不敢去看那个人。

    是谁?

    裴七动了动身体,抬起头,刺眼的阳光让他条件反射又闭上了眼。慢慢的,他睁开眼,望向站在窗边的那两个人。

    “你是……”

    那是谁?

    他看错了吗?

    那不是……

    “我是珠尧。”

    她松开了孩子的手,向他走近。

    “我回来了。”

    阳光照射过的地方,蔓藤一片绿油油的。

    “珠尧……”

    他看到,在她的手上,一朵玫瑰娇艳欲滴,在金色阳光的照耀下,隐约还看到几滴水珠爬在花瓣上,异常芬芳。

    “对不起,珠尧,是我对不起你们……”

    如果早点收手,就不会这样,他该死!

    “没关系,其实,你的错,早该被原谅。”

    命运如此,何须去逃,就像这朵玫瑰,喜爱他,就要包容他的一切,这样,才能看到他的美,他的好。

    “这位是……”

    “这是骆明珠的外孙女,我的女儿,也是你的女儿。”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4-2018) 不代表速锐看点赞成被搜索网站的内容或立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