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今生 第6章 .29一更终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我们的一年(下)

    我心中高兴,点点头。“保证宝宝安全无虞。”

    阿泽无奈的看着我。

    我心中窃喜,有种孩子气的无法无天之感。

    此时我们已离开庆州。

    石油的发现使我可以快速的进行下一步。

    东北各地因资金的注入,各行各业开始全面开花。

    阿泽说,如果真想让地方经济得到快速发展,必须支持民间资本,所以他会将一部分民间资本拉入这次东北经济大潮。

    煤矿、铁矿、金矿、银矿各类矿山除收归政府所有,允许民间招标开采。

    钢铁厂、造船厂大型重工业在东北建立,四月份所有厂子全部正常投产,东北正焕发出新的生机,而我也找到了除了唱戏以外的生活。

    五月初十这日父亲母亲从欧洲风尘仆仆赶了回来,我看着他们多日未见的面容,却觉得恍如隔世,没有历经生死却仿若历经生死,这一生上一世,缘来缘去,缘分一直未灭。

    “母亲!”我哭着扑进母亲怀里。

    母亲含着泪拍了拍我的后背,“都已经快要做母亲的人了,还这样孩子气。”

    父亲似怒非怒的看着阿泽,想来他心里对于我们诈死还是有所芥蒂。

    阿泽担心的看了看我,拿出身上的手帕递了过来,“父亲、母亲,知道你们一直担心棠棠,本该早点接你们过来,但是前些时日一直在庆州。是小婿的责任。”

    母亲悄悄推了推父亲的手臂,父亲大概还未学会怎样做岳父,冷脸摆也不是撩开也不是。

    我看到父亲五官奇怪的表情,一时间破涕为笑。

    阿泽捏了捏我的手心。

    我瞪了他一眼,还不快给你岳父个台阶下。

    “父亲,最近我政务繁忙,正想让您指点一二。”阿泽伸手引着父亲向前。

    我笑咪咪的挎着母亲的手。

    “你最近是不是又给阿泽捣乱来着?”母亲昵了我一眼。

    “哪里有!母亲您听谁说的?!我这样能干,您听谁说的……”

    “你少撒娇,都是要做母亲的人了,还不知轻重,医院是你该去的地方吗?”母亲责怪的看着我。

    “妈妈,哪里有。”我觑着眼看着母亲,最近阿泽忙于政务,我是时常去医院和院长商量,军校的医科课程。

    “你呀!这些事情重要,难道没人能做了?!你以为少了你一个,这事变做不成了?!”

    我嘿嘿一笑,尴尬的看着母亲。

    母亲看我态度良好,又缓了语气,“医院里病毒那么多,你要是受到影响,那是对孩子的不负责任。”

    我乖乖点头。

    母亲此刻并不能了解我的内心,一个国家长期的贫弱会严重腐蚀掉这个民族的自尊心,我来到东北之后,看到毫无生机的人一个个开始焕发出生命的活力,内心受到了极大地震撼。

    金海人民脸上的笑容是真实温暖的,但是东北人呢?带着苦难生活长久磨砺的麻木,这是一个不同于金海的地方,这里人民的精神力完全退化。我突然领悟拯救一个国家也许不仅仅是做经济、保障居民的日常生活,我更应该想想如何让人民觉得幸福。

    母亲的到来使我的日常生活范围缩小到方寸之间的宅子,每天不过看报、弄花草。

    我极其无聊,期待从这样的生活中解放出来。

    五月十三日,东北的报纸刊登了一个匪夷所思的事情:东一省著名富商黄秋生在汽车中车祸身亡。报纸刊登出来,说警方给出的结论是自杀,但是他的女儿不相信父亲会自杀,并且指控自己的丈夫为杀人凶手。

    而现在黄秋生的女儿,黄萦萦此刻却被医生认定,伤心过度下的精神失常。

    黄萦萦的丈夫,杨义接管了他的公司,并且他已经成为了造船厂最大的民间资助者。

    我可以预想这个案件的结局。

    犯罪学有一个理论,当破案成本大于破案价值的话,这个案就会成为悬案。

    很显然,这个案件必然成为悬案。

    可是我和黄萦萦是认识的,黄秋生我也算熟识。

    这个杨义反倒给我的印象一般。

    我从罗亮那里学到的那点破案手法,催促着我跃跃欲试。

    但是我的这些行动必然不能影响到阿泽在东北的各项工作。

    我准备了一番,先给黄公馆挂了个电话,找黄萦萦。

    被告知她不便见客,我立刻抬出身份。

    然后在对方不知道如何回答的时候,立刻扔出我明天到府探望黄萦萦的消息。

    第二天,我带着信至一起去了黄公馆。

    黄公馆位于凯斯特街53号。

    我随着佣人走进庭院,黄秋生算的上是乱世奇商,而且他还重情重义,结发妻子去世之后,独自抚养女儿。

    这个庭院,南北格局。庭院前花木繁茂,完全是仿照小女儿的心思建造。

    我随着佣人来到客厅。

    杨义早已等候在那里。

    今天是我第二次见他,他整个人高瘦,肤色偏白,有一种弱质书生的感觉。我心里思量,再弱也是个男人,也比女人强悍。

    “张夫人,您好!”杨义吩咐佣人给我上茶。

    “杨先生不必客气,我和萦萦甚是投缘,昨日见报,说她身体不适,甚是担心,所以前来叨扰。”

    杨义皱了皱眉头,“内人现在的状态确实不大好,我恐怕她伤害到夫人。”

    “萦萦已经这样严重了吗?”我不置信的看着他。

    他知道不让我见到人,也欠妥当,所以带着我一起去了楼上。

    木质楼梯上铺着波斯地毯,落地无声。

    我看着红木扶手,听着上面摔打的声音,有些惊讶,一向乖巧的黄萦萦会这样疯狂吗?

    “张夫人,小心点,内人这几天情绪不稳,难免有些失控。”杨义小心挡在我的前面。

    我点了点头,心里不禁猜测难道萦萦真的出事了?

    “杨义,你个杀人凶手!你不得好死!”

    我侧头看了看身边的这个男子。

    房门打开的那一瞬,我见到了一个癫狂状态的黄萦萦,才几日未见,她完全变了一个人。

    窗外的阳光炙热,我不知道刚刚看到萦萦时,她眼里的光亮是不是我的错觉。

    我想靠近她,证实我的猜想。

    “张夫人!”杨义暗沉的脸冷冷的说,“请您注意自己的安全!”

    我扭头觉得他的表情有些狰狞,我装作害怕的点点头。

    黄萦萦却突然绊倒,抓住了我的脚踝。

    我蹲下身子,“萦萦……萦萦……你怎么样?”

    我摸了摸她的头,扶起她的手,她猛然哈哈大笑。

    没有人看到我怔忪了一瞬,因为黄萦萦将一个纸团塞进了我的手心。

    信至保护性的护着我避开黄萦萦。

    我在杨义愤怒的眼神中走下楼梯,我攥紧手里的纸团,快步走出庭院。

    在车上我打开纸团,“车上有线索。”

    我皱眉:车上?那辆出事的车子?“司机,掉头去警局!”

    我到了警局之后仔细观察车子,车子已经完全烧焦,只剩一个车框。罗亮曾经说过,任何细微的细节都可能成为破案的关键。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在右侧车门那里发现了不同寻常的痕迹。

    烧焦的灰色下掩盖的是汽车车门大力撞击的擦痕。

    而车门上面有一个明显的凹痕。

    如果死者是在这边身亡,那他在肋骨断裂的情况下,显然不可能有力气再做出这样的动作。

    那也可以推断出,有一个行为正常的人曾在这边驾驶过汽车。

    那一天晚上谁上过这辆车子呢?我立即找出黄秋生的司机。

    司机的证词显示,黄秋生当晚要自己驾车离开。

    但是显然死者不会说谎,那就是司机说谎了。

    我从司机家的钱财查起,一个司机,背叛主人说谎,必然是为了图财谋利。

    功夫不负有心人,当天我就查到,在出事前一天他妻子去银行存过一笔三万的巨款。

    看来这是蓄意谋杀。

    黄萦萦说是自己的老公,并不是胡说八道,毕竟黄秋生不会随随便便让别人开自己的汽车。

    阿泽从东三省回来之后我将自己的调查结果告诉他。

    最后他借用警局之手将事情圆满解决。

    当然我这个真正的破案高手却被隐匿了起来。

    好吧,作为孕妇我还是要老实起来。

    可惜在那之后再也没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发生,华夏的政治格局还在继续朝着未知方向发展,我和阿泽也一直在努力,关于明天,关于以后,关于未来,我们信心满满。

    也许我们做不到最好,但我们一定会努力做到最好。

    最后再说一句,即使我们没做好,还有我们的孩子。

    也许以后还会再见。

    也许以后你们还会听到关于我们在华夏奋斗的故事。

    只是,那真的是以后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4-2018) 不代表速锐看点赞成被搜索网站的内容或立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