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荆无命曾经无数次的想过自己同嵩阳铁剑的这一次决战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景。他想过两人一见面就大打出手,甚至想过与郭嵩阳彼此冷嘲热讽的场面,但是荆无命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竟会站在这里听郭嵩阳表白对小李飞刀的爱慕之心……

    荆无命本以为自己已经为这一次的决战完全的做好了准备,他全身上下的每一块肌肉,每一根神经都已经为这场决战做好了准备——杀人的准备。但是郭嵩阳一开口,荆无命就开始觉得,自己现在这种肌肉紧绷,按住剑柄的姿势好像有些不对。

    他整个人的表情都变得有些说不出的古怪。

    郭嵩阳却好像完全没有瞧见荆无命的表情:“我知道你一定不能原谅,但被男人爱上,本就不是他的错。”

    荆无命:“……”

    郭嵩阳沉声道:“你也对一个男人有过深刻入骨的感情,你总该明白,这种感情本就不是人的理智所能控制的。”

    荆无命默然,良久才嘶声道:“……我明白。”

    郭嵩阳盯着他:“那你就更应该明白,李寻欢并没有爱上我,他只是不忍。”

    荆无命道:“哼。”

    郭嵩阳缓缓道:“世人都以为小李飞刀风流多情,却不知,他只是不忍心辜负别人的感情……”

    荆无命道:“并没有人逼他和男人上床。”

    郭嵩阳一向认为,一个成熟的男人,总是会有某种需要,但只要你情我愿,就没有任何可指责的地方——这本是一场很公平的交易。李寻欢也是一个男人,一个成熟的男人,他当然也会有需要男人的时候——李寻欢需要男人,就好像他会需要女人一样,都是理所当然的事。但是郭嵩阳当然也知道,一个被嫉妒心冲昏了头的男人,就好像一个正在吃醋的女人一样,都是绝不可以理喻的,谁若要同他们讲道理,一定是个呆子:“但却有种东西能够逼的了他。”

    荆无命冷冷的盯着他。

    郭嵩阳道:“像李寻欢这样的男人,只有感情才能逼的了他。若有人对他痴心一片,又肯为他做出巨大的牺牲,那他纵然不爱那个男人,出于愧疚,只怕也要让对方如愿的。”

    荆无命的瞳孔在收缩。

    什么人为李寻欢所做的能被称为牺牲?又是种什么样的牺牲竟能巨大到,连小李飞刀都不能拒绝?他忽然想到了上官金虹的寝室,那间本只有他和上官金虹两个人才能踏进去的寝室。

    荆无命的表情好像忽然挨了记鞭子一样,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就好像在这一瞬间,整个人都忽然有了种说不出的,隐秘的痛苦:“我记得,我们今天是来决斗的。”

    李寻欢并没有听到两人之间的谈话。

    上官金虹虽然不是君子,小李飞刀却是个君子——他不但是个君子,还实在是个善解人意的好朋友。所以他现在既听不见两人说的话,甚至也看不清两人说话时的口型,当然更无法对荆无命施加任何的压力。

    虽然远远瞧见荆无命的表情好像忽然变得有些古怪,但上一世时李寻欢毕竟没有亲眼瞧见过这两人决斗时的情况,所以也并未觉得多么奇怪,只道是两人言谈间略有摩擦——金钱帮主的左膀右臂和小李飞刀的知交好友若是志趣相投才是大大的一桩怪事。荆无命固然会觉得郭嵩阳为朋友所作出的牺牲难以理解,只怕嵩阳铁剑看荆无命对上官金虹的忠诚也难免要觉得不可理喻。

    所以见郭嵩阳并无什么激烈反应,李寻欢也并未放在心上。更何况,他现在也已经无法再继续关注那两人了,因为这个本应只有两个人的地方,如今已经出现了第四个人。

    上官金虹道:“你似乎并不担心。”

    李寻欢道:“我若担心,就不应该让他来。”

    上官金虹道:“这也许不过是你已经准备好了给他收尸。”

    李寻欢微笑道:“原本我的确有这种担心,但是现在见到上官帮主,我就知道,这种担心已经没有必要了。”

    上官金虹道:“你在担心我?”

    李寻欢道:“上官帮主若和荆无命两人在一起,嵩阳铁剑必定十死无生,但上官帮主现在出现在这里,荆无命就算原本有十分的本事,现在最多也不过只能使出八分了。”

    上官金虹道:“你不担心郭嵩阳,不过是因为你已经知道,荆无命已不再是原本的荆无命。他已有了情。”有了情的剑,不但会变得软弱,还会反噬主人,甚至带着他的对手,踏进他的寝室。

    李寻欢:“……”李寻欢觉得,自己若现在就指出,令荆无命有了情的男人是他,多半会被龙翔凤舞,脱手双飞给灭口。

    上官金虹忽然道:“你知不知道我今天为什么来这里。”

    上官金虹既然说出这句话,显然并不是为了荆无命而来。李寻欢摇了摇头:“上官帮主所想,在下并不明白。”

    上官金虹道:“难道你从没有担心过,你的朋友会对你不利?”

    李寻欢微微一笑。他的确从未想过要怀疑郭嵩阳。上一世的小李飞刀一直在为了阿飞而奔走,嵩阳铁剑虽是他的朋友,但李寻欢却从未来得及为这朋友做过什么,郭嵩阳却仍肯为了朋友慷慨赴死……若他还要怀疑这朋友,简直是对这份友情的一种玷污。

    上官金虹道:“我今天来这里,只不过是想证实一件事。”

    几天前。

    吕凤先的表情已变了。

    因为他已发现自己做错了事。

    银戟温侯一向都不是个多话的人,更绝不是个喜欢泄露朋友秘密的人。在此之前他也的确从未泄露过任何朋友的秘密,因为他的朋友实在太少,少到只有李寻欢一个。一个人若是既有钱又英俊,不但武功高强,还比这世上九成的人都要傲慢,他的朋友一定不会太多的。

    像李寻欢这样的朋友自然更少。

    所以吕凤先一向都很珍惜这朋友。

    吕凤先当然相信小李飞刀足够的宽容大度,但不论是什么样的朋友,都绝不会喜欢一个会四处泄露自己有隐疾这种秘密的朋友的。

    吕凤先当然不想要变成这种朋友。

    银戟温侯更绝不是个瞎子,他当然看的出,林仙儿已经听到了他的话。一个男人若想要女人保守秘密,这男人一定是个呆子,而像这样的蠢事,吕凤先六岁的时候就已经不会去做了。只可惜有件事吕凤先更不会去做。银戟温侯向来怜香惜玉,要他去杀一个美人,也许比要上官金虹不睡林仙儿还要难些,而要他去杀林仙儿这样的女人,更是万万下不了手。

    吕凤先的脸色已变得有些发黑。因为他已只剩下了一条路。

    林仙儿的脸色有些发白,但是她的眼睛却在发亮——并不是任何人都能有机会得知像小李飞刀这样的人这种隐秘的秘密的。一个男人隐藏起这种秘密来,也许比隐藏他们的阴谋还要卖力些。但是她现在瞧上去却是愈发的楚楚可怜。吕凤先若是肯现在摸摸自己的手,就会发现自己的那三根闪着金属光泽的手指如今没有一根是硬的:“……其实李寻欢床上的手段高明的很,就算有隐疾,于他也没什么大不了。”

    他既不能收回说出的话,又不忍杀了林仙儿,就只有对李寻欢做出一些补偿——像他这样的人,本是宁可付上几万两银子,也不肯做出这种补偿的。要一个男人承认这种事,也许比杀了他们还要难些。但银戟温侯纵然不在乎自己的名声,却并不是个做错了事却不肯负责的人。

    林仙儿的眼波柔如春水,吃吃道:“可,可李寻欢既然有隐疾,就算他的手段再是高明,只怕也……”她脸上的表情虽然好像已将他的话当做了自己人生中的真理,但是说出来的话却全然不是这个意思。

    吕凤先自己也是出了名的风流公子,当然知道这番话漏洞颇多。他虽已把自己的手指练成了金属,只可惜却并未把脸皮也一并练成金属,更在这种事上并无什么圆话的急才——银戟温侯简直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竟会需要这种急才:“……这种事并不是只能靠人,有时候工具比人更好。”

    荆无命和郭嵩阳两人已停了下来。

    郭嵩阳的身上已多了十余处伤口,但是荆无命也绝不比他少太多。

    荆无命的剑法的确狠辣奇诡,但是这么特别的剑法,一旦知道了,也同样很难忘记。

    荆无命冷冷的盯着他,忽然道:“这就是你勾引李寻欢的原因?”

    郭嵩阳:“……我勾引他,并非为了你的剑法……只是因为我爱他。”他虽觉得这话太过肉麻,让人不适,但李寻欢为他所作出的牺牲,岂非要胜过这些千倍百倍?

    荆无命道:“你就算今天拼了命为他说好话,他也不会知道。”

    郭嵩阳缓缓道:“他当然不会知道,今天我所说的话,就算日后你当面提起,我也是绝不会承认的。”

    荆无命道:“你既已为他做出如此大的牺牲,不惜承认是自己勾引了他,为什么不肯让他知道?”

    郭嵩阳道:“因为我这么做,并不是为了让他感激我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4-2018) 不代表速锐看点赞成被搜索网站的内容或立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