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密风暴:困兽 第二十五章 午夜凶煞4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窃密风暴:困兽最新章节!

    就在傍晚时分,高鹏飞打来第一通电话时,梁剑还在冯嘉成的豪华海景私人别墅里,与张天旭一同坐在客厅沙发上,借口陪陈星聊天,旁敲侧击的,不断试探冯嘉成的这位遗产继承人。

    陈星话不多,十分腼腆内向,但是梁剑敏锐地感觉到,眼前这个面带微笑、却与人保持距离感的大男孩,很喜欢盯着人的眼睛,不论你同他说些什么,不论他有没有在听,男孩那双澄澈通透的大眼睛,始终盯着你。

    盯得人心里莫名发慌,没来由的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好似他根本没有在听你说的话,而是在看你,看你在想些什么。

    梁剑记得这小子涉猎的学识领域中,有一门博奥精深的学问:心理学。

    难道这小子可以从一个人的眼神表情动作语言行为方式等细节处,直观判断出这个人的性格特征及内心想法?

    被这小子盯住眼睛看,梁剑竟有几分不自在,担心自己的眼神会出卖自己,暴露内心真实意图。

    与陈星说话时,他不敢眨眼不敢做多余的动作,脸部表情越发僵硬,想笑的时候克制着不笑,想严肃的时候偏偏发笑,就跟演戏似的,这个样子的他,看起来一定非常滑稽可笑。

    陈星看着他,一直在笑,似乎很高兴今晚有这位逗比警官的陪伴,看他脸上做的表情,好似动物园的大猩猩扮鬼脸,他只要看着梁警官的脸,心情就非常愉快。

    “是、是我妈打来的。”梁剑跑到玄关接听了大鹏在医院太平间打来的那通电话后,返回客厅时打了个哈哈:“她说今晚在邻居家搓麻将,家里没人,我懒得回去了,这里的沙发坐着真舒服,我今晚可以留在这里陪你们。”

    张天旭蹙眉瞪他,心想这家伙真碍事,大灯泡似的杵在这里,他都寻不到机会,与陈星摊牌谈谈正经事。

    陈星保持沉默,没有去戳破梁警官的谎言,也没有忽略他刚刚撒谎时在心里默念:老妈?跟爸离婚立马改嫁,嫁得远远的,十几年杳无音讯的人,要真能给他来一通电话,太阳就打西边出来了。

    “今晚困了就睡沙发吧。”梁剑刚坐回沙发上,张天旭就起身踱步到角落,他的手机也响了,走到角落接听,“嗯嗯”几声,匆忙挂断,折回来时,他说:“今晚我没地方住。”意思很明显,他也要待在这里,整晚不走。

    刚刚是K集团总部来电话,把医院那头发生的事,也告诉了张天旭。

    冯嘉成的遗体不见了,就在冯志远申请对父亲遗体进行病理解剖学诊断的时候,发生了这样的事,梁剑不得不怀疑:冯嘉成的死,难道真的另有蹊跷?有人想阻止尸检,暗中转移了遗体?那么第一个值得怀疑的对象,就是因冯嘉成的死,而直接受益的遗产继承人,陈星。

    转移冯嘉成遗体的人,如果是受人指使,在警方介入调查后,这人会不会主动联系幕后老板,拿钱跑路,或者请示老板:继续藏着尸体,还是立刻处理掉?

    梁剑在赌!

    赌今晚一定会有人来联系陈星!

    他要在这里紧盯着陈星,看这小子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同样得知冯嘉成遗体不见了,张天旭留下的原因,只有一个:为避免夜长梦多,今晚,他必须想办法从陈星嘴里探出口风。什么样的条件才能打动陈星?才能让他主动配合K集团,摆平疫苗失窃一事?

    客厅里两位客人,各怀鬼胎。

    陈星坐在沙发上,不动如山,默然看着客人们的“表演”。

    “这样傻坐着多无聊!”梁剑看向电视机遥控器,他有的是耐心跟“嫌疑人”耗下去,耗一整晚都没问题。

    “咱们来玩个游戏。”张天旭出手很快,抢了遥控器往屁股底下的沙发软垫一塞,任谁都拿不到,“就玩真心话大冒险吧!”这样才方便他套取陈星的口风,顺便摸清这个人的性子,譬如他喜欢什么、想要什么、在乎什么……找到他的弱点加以利用!

    “真心话大冒险?”这个主意不错,梁剑举双手赞成。

    客人眼巴巴在等他点头,陈星忽然笑了:“真心话?今晚你们要与我玩这个游戏?”得到肯定的答复,他点了点头:“好啊,那就开始吧!”

    别墅里消遣娱乐的摆设有,台球泳池,小型3D裸视影院,甚至能戴上VR眼镜玩极限冒险、禁断或恐怖游戏。

    “十八禁……”别墅二楼兜兜转转,梁剑咂舌:冯嘉成生前居然有这种嗜好,“这东西要没收!”

    “这是冯总儿子的房间。”张天旭一把将他拽出来,“行了,回客厅吧。”

    陈星等在一楼客厅,居然很放心地、让客人自己去找点“乐子”,结果,张天旭只拿来了一副扑克牌,梁剑从厨房的冰箱里拿了几瓶饮料。

    准备得相当充分。

    还没开始游戏,陈星搁在茶几上的那部旧手机又发出提示音,来了条短信。

    这小子一直没有关手机,梁剑琢磨着只有两种可能:要么他还不知道医院那边东窗事发,要么他不敢在警察面前露破绽。

    转移尸体的人,说不定会在今晚联系幕后指使人,要是这个幕后指使人就是陈星,现在将手机关机,就是欲盖弥彰。

    “我看看,是不是又来恶作剧?”

    这小子的手机是别人给的,除了白天收到的那条吓人的微信语音,刚刚又收到了一条短信,梁剑眼疾手快,从茶几上抢来手机先瞄了一眼。

    “是冯伯发来的。”陈星没有看短信,却盯住了梁剑。

    “还真是一猜一个准!”梁剑极度怀疑自己的眼睛里是不是能反照出短信的内容,怎么这小子只盯着他的眼睛,就知道谁发来了短信?

    短信的确是冯伯发来的,他说今晚被一些事情耽搁,回不来了,让陈星别等他,吃过晚饭早点休息。

    冯伯被什么事情绊住回不来,梁剑心知肚明:冯家人报案之后,也在外面想尽办法找寻冯嘉成的遗体,正忙得焦头烂额。

    “今晚就咱们仨,发牌!”张天旭今晚话很少,旁的不管,只记着自己来此的目的,他很快洗好牌,递给梁剑,让他发牌。

    从抽鬼牌,到猜大小,玩牌玩了几个钟头,两位客人输多赢少,输急了嚷嚷换个玩法,又开始玩猜拳。

    “拍七令”、“老虎杠子”、“海带拳”天南地北的划拳路子统统使了一遍,还是输多赢少,就连简单的“石头剪刀布”,输的人也总是他两。

    “三十三岁,为什么不娶老婆?”

    输了,就得进入真心话大冒险这个环节了。

    张天旭臭着脸说真话:“讨老婆等于讨麻烦,一个人自在!”

    “够爷们!”梁剑取笑他时,自个却连家底都抖了个精光:五岁尿床,最怕吃青菜,第一次处对象喊错人家名字,第二次处对象逛大街时他忙着去抓贼,放那女孩鸽子……

    只差没交代祖宗十八代的陈年老账,以及今儿自个穿的底裤颜色了。

    客人老输,主人稳坐钓鱼台。

    想套话的,成了被人套话的;打猎的,成了猎物嘴里的肉。

    这样下去可不是个办法!

    “该我了!”这一回,梁剑没有出拳,突然换了个玩法,把喝光了饮料的瓶子搁茶几上,用力一拨,瓶子飞快打转,而后慢慢停下,瓶嘴停落的位置,恰好对准了陈星。

    两位客人的眼睛都亮了,如同中头彩那般兴奋起来。张天旭抢着说:“瓶嘴转到你那头,就该你说真心话了!”梁剑也指着输家:“我来出题,你来答!”

    你是怎么得到冯嘉成的遗产的?陈星知道他心里那道题,但是他不想回答,不想说真话。

    于是,他站了起来:“饮料没了,我去拿。”

    “哎、哎哎!”客人站起来想要拦住他,却眼睁睁看着他从沙发背上翻过去,径自走向厨房。

    “真邪门了!”金盾首席安保官的动作很快,但他还没有动,似乎就被对方预判到下一步动作,很轻易地躲开了。

    梁剑也纳闷:怎么屡次试探,都弄巧成拙?自己心里打什么主意,似乎都能被这笑容腼腆、外形清纯的大男孩一眼洞穿!

    精通心理学,就能这么厉害?这小子要真是谭老的学生,谭老的饭碗怕是都被他抢去了!

    两位客人尴尬地杵在沙发那头,走到厨房门口的陈星却停顿住了脚步,忽然转过身来,看向客厅玄关那道大门。

    哐——!

    房门震动。

    突如其来的声响,让别墅里的两位客人吃了一惊:有人来敲门?不,这哪里是敲门,分明是砸门!

    “谁?”已是午夜时分,外面来的是谁?谁在砸门?三个人同时往玄关走。

    哐哐的砸门声中,止步在门边的三人,看着别墅坚固的防盗门在猛烈的敲砸中,抖震得厉害。

    “狗没叫。”张天旭说。

    “鹅也没叫。”梁剑意识到:午夜砸门的,极有可能是冯家熟人。

    冯志浩、冯志明?陈星感觉不到外面砸门的人的思维意识,准确来说,是感觉不清。外面那人的思维意识相当混乱,许多零碎的片段交织,杂乱不堪,但似乎能组成数字密码……对,是这栋别墅大门原来的开锁密码!

    要是冯伯没有在今天更换房门密码,外面那个人,应当可以自行开锁进来。

    原来的房门密码,只有两个人知晓:一个是冯伯,另一个是……

    陈星心头打了个突,猛地上前几步,迅速打开墙上小屏幕,从视听门铃的监控屏上,看到了门外的人。

    剧烈而不停歇的砸门声,令得门外感应灯亮起,门里三人从屏幕上看到一个身影,正以一种疯狂的姿态,蹬腿狠踹房门,更为疯狂的是,那个人还用脑袋砸门,像是要砸穿这道门,撞破了脑门也不停下,照样用冒血的脑门,一下一下,不间断地疯狂撞门!

    这是个疯子吗?

    再这么撞下去,脑瓜开裂脑浆都要迸溅出来了!

    梁剑与张天旭震惊地看着屏幕显示的惊悚一幕,意识到门外来的不是个正常人,这么疯狂可怕的举动,倒像是午夜出没的凶煞!

    “要报警吗?”

    “我就是警察!”

    两个人震惊中略显呆傻的对话,似乎透过视听门铃装置,让外面那个疯狂的家伙听到了,房门轰然巨响,一颗撞得鲜血淋淋的脑袋,就这么突兀地砸穿了门板,插进门里,喀喀的关节扭动中,僵硬转过来一张脸,滴着涎液、想要咬人的牙齿,似兽张开的獠牙,在那张狰狞的面容上,凸着两粒眼球,血丝一根根蔓延,吃人似的瞪着门内三人。

    在那颗插进门板的脑袋上,还能看到血浆模糊的脑门、突突跳动的青筋。

    比鬼还可怕的一张脸,与它面对面、眼对眼地瞪了三秒钟,张天旭脚底心猛蹿寒气,梁剑头发一根根倒竖起来。

    “脑袋撞成这样,居然还能活着?”他们低估了这个疯子的脑壳坚硬度?可是普通人哪能凭着一颗脑袋就将防盗门砸穿?

    扭头看向陈星,客人惊问:“他是谁?”

    陈星一直盯着插进门里的那颗脑袋、那张脸,尽管它已狰狞扭曲,他仍辨出了它原本的面貌轮廓:

    扁鼻子大嘴巴,略微秃顶,还有小屏幕上显示的、门外脖子以下那一大截虚胖的身躯……

    “他是这栋别墅的主人。”两位客人的耳朵里,清楚分明地听到他倒抽了一口凉气:“冯嘉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4-2018) 不代表速锐看点赞成被搜索网站的内容或立场

网站地图